共享充電寶混戰 “三電一獸”誰能笑到最后

  此前發布的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行業發展簡報提到,“三電一獸”四家分得共享充電寶市場96.3%的份額。其中,街電以28.6%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

  “用了2個小時的充電寶,收費卻高達10元”,近日,一位蘋果手機用戶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抱怨,共享充電寶充電太貴了。

  3月22日,另一位受訪的金融從業者表示,由于一次出差途中,來不及去火車站歸還充電寶,只能花99元買下某品牌的共享充電寶。

  經過多輪洗牌,國內共享充電寶市場基本演變成“三電一獸”(街電、來電、小電、怪獸)主導態勢。Trustdata此前發布的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行業發展簡報提到,“三電一獸”四家分得共享充電寶市場96.3%的份額。其中,街電以28.6%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小電和怪獸分別以27%和25.1%的份額緊隨其后,來電以15.6%的市場份額排名第四。此外,美團、速綠充電等品牌也紛紛嶄露頭角。

  行業競爭加劇的背景下,共享充電寶收費漲價,變得越來越“貴”。

  在準入門檻相對較低、盈利模式相對單一的背景下:各家共享充電寶品牌都在爭奪線下商戶點位,而背后更是資本涌動。

  共享充電寶混戰,各家均手握2億用戶

  就在3月中旬,怪獸充電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招股文件,擬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招股書的披露,也讓共享充電寶行業被市場重新聚焦。

  在招股書中,怪獸充電用作“占位符”的暫定募資規模為1億美元,而據媒體最新報道,怪獸充電被傳計劃于4月2日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股票代碼“EM”,實際IPO募資額或達到5億美元。對此,怪獸充電不予置評。

  成立于2017年5月的怪獸充電(主體為摯享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創始團隊來自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創始人蔡光淵曾任優步上海的總經理兼全國市場總監。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0年,怪獸充電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20.22億元和28.0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67億元和7540萬元。

  從收入結構來看,充電寶收入是怪獸充電的核心收入,2020年,其來自移動設備充電業務的收入為27.115億元,占總收入比重的96.5%。此外,還有小部分收入來自充電寶銷售。

  業內人士分析指出,共享充電寶的運營,POI數量(商戶點位數)和可用充電寶數量是衡量其業務擴張和覆蓋的兩個關鍵指標。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12月底,怪獸充電在中國超過1500個地區擁有超過66.4萬個POI點位構建起來的共享充電網絡和超過500萬個移動電源,覆蓋娛樂場所、餐廳、購物中心、酒店、交通樞紐和其他公共場所。其中,怪獸充電約57.6%的興趣點位于一、二線城市,約42.4%則位于三線及以下城市。

  此外,截至2019年和2020年,怪獸充電累計注冊用戶分別約為1.491億和2.194億。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家共享充電寶企業杭州小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小電科技”),也在小跑沖刺資本市場,其已于2020年6月底與浙商證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擬沖刺創業板上市。

  最新消息,2021年1月20日,浙商證券披露對小電科技第三期上市輔導進展報告。

  從市場占有率來看,官網披露,2016年12月創立的小電科技,已覆蓋北上廣深杭等全國超過1600座縣級以上重點城市,累計注冊用戶超過2億;此外,2019年第三季度,小電科技的營收同比增長300%,峰值日訂單量超過200萬。

  將視角放到華南,成立于2015年11月的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街電”),官網顯示,2019年12月,公司累計用戶突破2億,到了2020年11月,街電成立五周年,宣布累計用戶近3億。此前2018年12月,街電稱日訂單峰值達到120萬。

  無獨有偶,同樣起家于深圳的深圳來電科技有限公司(簡稱“來電科技”)于2013年12月創立團隊,2015年4月,從深圳福田開始設備投放,正式進入市場,2016年4月,來電入駐北京、武漢、上海、鄭州、成都等一二線城市。

  盡管未公開營收數據,但來電科技在官網披露,于2017年10月實現盈虧平衡,成為行業資本化和規模化后,首家盈虧平衡的共享充電寶企業。2020年10月,公司注冊用戶超2億。

  值得一提的是,1月26日,來電科技發布一則通知,“出于公司戰略層面考慮”,經公司決定,“后續業務將由深圳來電科技有限公司向浦江來電正奇科技有限公司轉移,包括業務合同簽署主體、資金收/付款主體等,都將由深圳來電變更為浦江來電”。浦江來電為來電科技于2020年12月2日在浙江浦江成立的公司。

  對此,3月23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致電來電科技了解業務主體變動情況,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互聯網巨頭美團則于2020年重啟了2017年幾度擱置的共享充電寶業務,“從2020年5月開始在全國200多個地級市的投放覆蓋,每個月大概能投放七八萬的商家,到現在每個月的投放數量翻了四五倍”。美團充電寶業務負責人魏長松在2020年12月初接受采訪時提到。

  資本爆發式入局加速行業洗牌

  早在2017年底,街電科技前CEO原源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共享充電寶行業“因為馬太效應的形成,資本更集中在頭部,會加速洗牌。因為要做成充電寶最重要的兩件事,第一是要有資金支持快速的擴大規模,第二就是產品體驗要足夠好。如果達不到,該淘汰的都會被淘汰掉。”

  無論是怪獸、小電、街電還是來電,都在資本的真金白銀追捧下快速擴張,資本爆發式入局,導致頭部玩家暗中蓄力,與二三線企業的差距逐步拉開。

  隨著怪獸充電提交招股書,其融資情況也得以曝光。

  從2017年5月成立至今,怪獸充電已完成5輪融資,總募資額超過10億元,投資方包括小米集團、高瓴資本、雷軍旗下的順為資本、清流資本、云九資本、廣發證券等知名投資機構。

  事實上,就在提交招股書前夕,怪獸充電剛剛完成一輪超2億美元的D輪融資,由阿里、CMC領投,凱雷(CGI)、高瓴、軟銀亞洲跟投。

  在怪獸充電的機構股東中,阿里巴巴旗下全資子公司淘寶中國控股有限公司持股約16.5%;此外,高瓴、順為、軟銀亞洲、小米、新天域、云九、CMC分別持股11.7%、8.8%、7.7%、7.5%、7.5%、5.8%、5.4%。

  2020年7月入選杭州獨角獸企業榜單的小電科技,則在成立(2016年12月)僅3個月后的2017年3月,獲得了來自金沙江創投、知名個人投資者王剛領投的天使輪融資。

  查詢公開信息進一步可知,小電科技于2017年3月獲得由金沙江創投和王剛領投,德同資本、招銀國際、盈動資本跟投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隨后,又在2017年4月完成近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由騰訊、元璟資本領投,鼎暉、道生投資聯合投資,上輪投資方王剛、金沙江、德同資本、盈動資本跟投。

  當時,該輪投資方元璟資本合伙人陳洪亮認為,線下流量價值重估的機會正在被發掘,類似于智能設備充電等剛性需求正在喚起新的線下場景,“以小電為代表的智能充電寶具有使用需求明確、教育成本低、用戶目的性強、服務鏈條短等特性,能夠持續而精準地吸引更多線下流量,通過線下流量形成高頻交易入口,支撐未來的想象空間。”

  2017年5月,小電科技完成3.5億元B輪融資,紅杉中國、高榕領投。

  到了2018年,小電科技完成了B+輪數億元人民幣融資。本輪融資加B輪融資后,小電科技估值超過3億美元。

  2020年4月,蘇寧金融入股小電科技,未披露具體金額。

  輔導備案公示材料顯示,小電科技的股東陣容可謂龐大:“騰訊系”的林芝利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持股9.6591%,“紅杉系”的北京紅杉辰信管理咨詢中心(有限合伙),持股5.9943%,高榕資本旗下的西藏榕安成長投資中心(有限合伙),持股4.9716%,此外,蘇寧易購(002024.SZ)和蘇寧金融分別持股1.4205%和1.4205%。

  街電、來電、速綠的快速擴張中,同樣不乏資本助推。

  官網顯示,2017年3月,街電成立不到兩年時間,即獲得A輪融資,由IDG資本、欣旺達領投,聯新資本跟投;2017年5月,街電迎來高光時刻,獲得來自聚美優品3億元戰略融資,陳歐入股街電,也被市場賦予極高期待。

  2021年1月,街電發生工商信息變更,新增投資人為A股和港股兩地上市公司贛鋒鋰業(002460.SZ),出資比例377.2萬元,持股比例12%。

  相比之下,來電科技的融資信息相對較少:官網顯示,2017年4月,來電科技獲得2000萬美元A輪融資,由SIG和紅點中國領投,九合創投和飛毛腿董事長個人跟投。

  被譽為行業“黑馬”的速綠充電(主體為海南掌上能量傳媒有限公司),在成立九個月后的2020年12月30日,宣布完成過億元的Pre-A輪融資,由遠鏡創投領投。

  卡位戰之后的行業困惑

  “其實共享充電寶的商業邏輯比較簡單,就是爭取快速鋪渠道,培養用戶習慣,然后形成收費模式。”3月23日,一位曾經的一級市場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此前,記者也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到,“共享充電寶的重度用戶,其實主要來自KTV、網吧等娛樂場所,這些地方的用戶用充電寶的時間比較長,而且如果超出歸還時間,使用芝麻信用及微信信用分免押金的用戶,大概率會扣除99元的押金”。

  如此粗暴簡單的盈利方式,也導致對共享充電寶的投訴較多,絕大部分指向“亂收費”“亂扣款”“不處理”“態度差”。

  例如,怪獸充電的運營模式為直營模式和合作模式兩種。前者由怪獸充電直接管理充電寶和機柜的放置;后者則是交由合作伙伴代管理。

  直營模式下,怪獸充電會提前支付合作伙伴入場費,并按照比例向合作伙伴支付傭金,入場費和傭金在內的費用大約占設備收入的50%-70%。合作模式下,怪獸充電按月向合作伙伴支付傭金,一般占設備收入的75%-9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即使是同一品牌的充電寶,在不同地段的收費也有差異:價格在2-4元/小時不等。

  “不同的商戶點位價格不同,人流量大的地方,共享充電寶的價格會更高,在這個行業,最重要的支出是入場費和傭金”,也有媒體報道指出,一家頭部共享充電寶企業與某全國餐飲品牌合作,一年的入場費會達到幾千萬。

  可以看到,無論是怪獸充電、小電還是街電、來電,都會在官網強調合作的商家,以及展示不同的機柜類型,以呈現餐飲、酒店、休閑娛樂、交通、醫院、商業綜合體等全消費場景的可能。

  如2021年2月,小電科技與萬豪集團達成戰略合作,覆蓋全國101家萬豪旗下酒店。據悉,小電科技成為萬豪酒店集團首家且唯一的共享充電服務官方合作伙伴。

  在此之前,小電科技還與銀泰商業集團達成戰略合作,獨家入駐銀泰在北京、杭州、武漢、西安、寧波、合肥等多個城市逾50家購物中心及百貨商城,投放近400臺柜機設備,雙方還就銀泰會員服務達成深度合作。

  此外,怪獸充電宣傳,其產品累計參與120+音樂節、30+電競游戲賽事、50+大文娛活動;而街電則強調,公司連續兩年作為唯一共享充電寶品牌入駐世界互聯網大會。

  除了不斷卡位搶占地盤、積累用戶的單一盈利模式,共享充電寶行業新的增長曲線在哪里?

  川財證券指出了目前共享充電寶行業面臨的問題和挑戰,“首先是成本居高不下,第一,共享充電寶對站點位置要求較高,站點多設置在大型購物中心、餐飲娛樂場所以及醫院、火車站等人流量較大、停留期超過1小時的場所。第二,共享充電寶站點設置需要向商戶繳納一定的入場費,同時站點產生的收入還要與商戶分成約50%,運營成本不斷上升。另一方面,共享充電寶現在漲價幅度過大、過高的費用將導致用戶傾向于自帶充電寶或者降低租賃時間,因此共享充電寶公司無法無限制地將運營成本轉嫁到租賃費用上,導致企業盈利能力提升困難,凈利潤率偏低。”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