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代巨頭”存亡記:騰邦國際欲靠直播逆襲

  “目前騰邦集團還沒給我們方案,預重整給的時間是三個月,具體推進情況我們還不清楚。”

  3月23日,騰邦集團一名債權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

  半個月前,騰邦國際發布公告,控股股東騰邦集團收到了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書》,決定對騰邦集團及其子公司騰邦資產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邦資產”)、騰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邦物流”)啟動預重整程序。

  內容顯示,預重整期間為三個月,并指定北京市中倫(深圳)律師事務所與畢馬威企業咨詢(中國)有限公司聯合擔任預重整期間管理人。

  消息一出,3月11日至16日,騰邦國際股價累計上漲45.21%,其中3月15日單日更是直奔漲停。

  眼下,半個月過去了,股東騰邦集團的預重整卻尚無進展。

  連日來,騰邦國際股價也一直處于震蕩狀態,截至3月23日晚間收盤,騰邦國際股價為4.50元/股,總市值27.74億元,較2015年6月時的巔峰狀態1740億元的總市值,下降逾98%。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控股股東通過進入破產程序解決債務危機的案例日益增加,但這對于上市公司而言無異于“達摩克利斯之劍”,不僅易侵害上市公司相關債權,更時刻影響著上市公司股權結構和控制權的穩定性。

  而騰邦國際面臨的環境則更為復雜,今年2月初,騰邦國際自身及控股子公司也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2019年,騰邦國際年報更是被出具非標意見,2020年公司亦面臨巨虧。

  3月23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到騰邦國際董秘周靜了解破產程序相關進展,對方僅表示以公告為準。

  “母子孫”公司皆被申請破產

  近年來,隨著政策大力支持“支持企業通過破產重整等方式出清風險”之下,A股市場關于破產程序的案例也越來越多。據不完全統計,自企業破產法實施以來,A股已有近70家公司被法院裁定實施破產重整。

  但縱觀浩蕩的A股市場,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及子公司“老中青”三代同時被申請進入破產程序,卻并不多見。

  曾經的明星企業——騰邦國際,即將成為個中典型。

  在控股股東騰邦集團進入預重整階段后,騰邦國際及控股子公司也被申請進行破產清算,曾經盛極一時的“騰邦系”,就此一一隕落。

  今年1月,騰邦國際及其控股子公司騰邦旅游集團分別被松禾智能和自然人趙文娟申請破產,而這兩者一個是騰邦國際原子公司的客戶,一個是騰邦旅游前員工。

  2018年9月,松禾智能通過深圳市前海股權交易中心以現金方式認購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下稱“融易行”)發行的可轉債產品,認購總價款為2000萬元人民幣,騰邦國際作為擔保人出具擔保函提供全額無條件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而融易行未能償還到期債務本金及利息。

  騰邦旅游集團拖欠趙文娟3.31萬元勞務費用被法院判定,但在法院窮盡執行措施后未發現騰邦旅游可供被執行財產后,趙文娟申請對騰邦旅游進行破產清算。

  值得一提的是,這并非騰邦國際首次被申請破產清算,早在去年4月,因未如期歸還中信銀行深圳分行提供的貸款本金及相應的利息和罰息,騰邦國際就被破產清算,不過,隨后這場破產清算以債權人撤回告終。

  今年2月,騰邦國際同意了申請人對騰邦旅游集團的破產申請。公開資料顯示,騰邦旅游集團主要業務為出境游,因疫情因素,業務受到嚴重不利影響,截至2020年9月30日,騰邦旅游集團總資產為4.68億元,負債總額為7.94億元,累計訴訟金額已達到7.09億元,已經嚴重資不抵債、不能清償到期債務。

  而對于騰邦國際自身被申請破產清算一事,上市公司還在“據理力爭”,并已向法院提交異議書。

  而另一邊,騰邦國際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則在破產的道路上更進一步,而這一舉動,或將導致上市公司蒙受更為嚴重的損失。

  3月9日,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對騰邦集團啟動預重整程序,但目前,騰邦集團因受讓融易行100%股權產生的8.2億元股權轉讓款及相應利息還尚未完全支付給騰邦國際。

  此外,騰邦集團還為融易行對上市公司尚未支付的欠款21.81億元和相應利息提供擔保,上市公司則為融易行提供擔保余額尚有3.44億元。

  騰邦國際直言:“騰邦集團預重整可能會導致公司對其債權無法全部收回的風險,騰邦集團進入預重整程序,可能會對公司股權結構產生影響,公司控制權是否發生變化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在業內人士看來,一旦騰邦集團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上市公司的應收債權或很難得到保障。

  “如果上市公司申請破產重整,是需要提交給證監會進行前置審核的,但不同于上市公司破產重整,目前相關法律法規對并未約定證監會對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破產重整申請進行前置審核的程序要求。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資金,或者存在正常商業往來形成的應收款項,監管部門是沒有辦法要求控股股東在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前或于重整方案中解決其存在的資金占用問題的。”國內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受訪指出。

  “而控股股東進入重整程序后由上市公司申報債權,鑒于控股股東本身已爆發嚴重債務風險的現實情況,且相關債權一般將被認定為普通債權,最終很有可能無法獲得全額清償,導致上市公司蒙受損失。”該投行人士補充道。

  爆雷緣起激進擴張

  造成一系列破產風險的根源,與騰邦系的激進擴張及持續加杠桿不無關系。

  作為國內唯一一家以機票代理業務上市的民營公司,騰邦國際作為中國旅游服務業龍頭企業,曾一度位居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38位。

  自2011年登陸A股市場后,騰邦國際卻不斷被“做大”的野心所吞噬,一方面繼續在機票與商旅服務主業展開并購,另一方面開始跨界金融領域。

  在金融方面,其先是在2012年設立“融易行”小額貸款,為商旅供應鏈和支付平臺客戶提供金融服務,2013年,旗下“騰付通”也獲得央行頒發的第三方支付許可;2014年騰邦國際又先后設立騰邦保險經紀、騰邦創投和騰邦梧桐投資;2015年收購深圳中沃保險經紀100%股權;2016年設立前海再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在商旅服務方面,2014年10月,騰邦國際及其關聯公司1.95億收購蔡文勝旗下廈門欣欣旅游65%股權;2016年8月,又再度1.7億元戰略入股蘇州八爪魚旅游;2017年12月,騰邦集團聯合騰邦國際等出資收購馬爾代夫的水上飛機公司,其中騰邦國際出資1000萬美元;2018年8月、10月,騰邦國際又先后以3.3億、1.8億元分別收購喜游國旅約42%股權和主題公園運營商巧趣文化60%股權。

  在這期間,騰邦集團商譽從2012年末的3290.55萬元狂飆至2018年的6.22億元。但進入2018年,伴隨資管新規及金融去杠桿的實施,騰邦過去數年堆積的風險開始逐漸暴露。2019年以來,騰邦集團股票被動減持、私募基金延期兌付、債券違約,連環債務違約如多米諾骨牌般被推倒。

  2019年8月8日,騰邦國際發布公告稱,上市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因發生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BSP票款欠款行為,根據相關規定,國際航協終止了與其5家子公司簽署的客運銷售代理協議,并取消其國際航協認可客運代理人資格。

  該消息如平地驚雷,驚醒了被蒙在鼓里的債權人。

  BSP爆雷后,騰邦國際機票代理業務經營規模大幅下降。與此同時,騰邦國際的金融服務業務開展也不甚順利。此前,騰邦國際曾與股東騰邦集團達成協議,轉讓旗下融易行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然而,雙方協議簽署后,融易行小貸股權卻先后遭到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支行和廈門國際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凍結。隨著金融管控趨嚴,騰邦國際的金融業務也更加被動。

  同時,與子公司的矛盾也愈發激烈,其早前收購的子公司喜游國旅失去控制,后者創始人史進更是與鐘百勝反目。

  史進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在喜游國旅被上市公司并入之后,一方面,騰邦國際不停占用喜游國旅的資金,另一方面,進入騰邦國際之后,公司改變戰略做大業務規模,但最后因資金跟不上而面臨困境。

  退市風險潛伏

  2019年,騰邦國際上市后首度虧損,凈利潤為-15.76億元,審計機構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直接給出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判斷,指出騰邦國際內控失效、持續經營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合并財務報表范圍及審計受限等一系列問題。

  但不久后,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及簽字會計師還是因為在騰邦國際2018年和2019年年報審計項目中,存在風險評估程序執行不到位,未就內部控制有效性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等,被深圳證監局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騰邦國際業務遭受重創。數據顯示,騰邦國際2020年度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僅為0.81億元,同比下降92.91%,騰邦國際的總資產卻較上年末縮水10.55%,變為58.31億元,負債為49.52億元,負債率高達85.19%,其中,短期借款高達27.6億元,占總負債的比例高達55%。

  根據2020年業績預告顯示,騰邦國際預虧9.3億元至12.09億元,如果公司2020年度財務報告仍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公司股票交易將會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今年年初,騰邦國際已經將審計機構變更會計師事務所為亞太(集團)會計師事務所。

  不過,在債務危機四伏,破產潮傾襲的當口,騰邦國際卻頗為淡然,還有聲有色地籌備起了直播帶貨的業務。

  3月中旬,騰邦國際公告擬與麥穗文化、老鳳凰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以開展直播帶貨、電子商務以及相關經營業務,三者分別出資1.35億元、1.2億元和4500萬元,分別持股45%、40%、15%。

  目前,合資公司已辦理完成相關工商登記備案手續,騰邦國際下屬子公司深圳市騰邦商務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邦商旅”)截至公告日已出資4550萬元。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其合作方麥穗文化成立日期為2020年9月14日,剛滿半年,而另一家合作方老鳳凰則曾被卷入長城影視債務重整中,但后者最終還是因債務危機走向退市。

  事實上,從1月28日公布意向至今,騰邦國際的直播業務不僅沒有引發投資者滿堂喝彩,反而招致監管層及債權人幾次三番的問詢與關注。

  滬上一名資深個人投資者就對記者直言,“直播行業空間不大”,“騰邦目前自身難保,與其砸重金跨界直播電商,不如早點還錢。”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