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四小龍” 曠視科技再度沖擊IPO

  “AI第一股”爭奪風云再起。

  繼折戟香港IPO后,“AI獨角獸”曠視科技轉投科創板,再度沖擊IPO。

  3月12日,上交所官網顯示,曠視科技首次公開發行存托憑證并在科創板上市的申請已獲受理,公司本次擬公開發行不超過2.53億份CDR,擬募集資金60億元。

  曠視科技的IPO之路可謂“起了大早,趕了晚集”。

  早在2019年8月,曠視科技打響了“AI獨角獸”上市的第一槍,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書。

  從港交所官網顯示的IPO進度來看,曠視科技香港上市已處于停滯狀態。此后,依圖科技、云從科技后來居上,均提交了科創板IPO申請。

  國內“AI四小龍”中,目前只剩商湯科技還未官宣上市計劃。

  雖然轉換上市賽道,但業績連年巨虧、招股書關鍵財務數據存在差異、人臉識別技術受到社會質疑等問題,仍可能成為曠視科技爭奪“AI四小龍”上市第一股的障礙。

  “未來一定期間可能無法盈利”

  曠視科技香港IPO折戟,普遍被認為是受到了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的影響。

  2019年10月,曠視科技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對此,曠視科技當時發布公告表示強烈抗議,并強調,曠視作為中國人工智能領軍企業,專注于為客戶提供商業智能解決方案,并遵守在提供服務所在區域的所有法律、法規,公司嚴格執行數據隱私與安全政策。

  “曠視當時已經通過港交所聆訊,但由于美國的制裁,公司股票在香港資本市場上的發行定價以及銷售一定會受到影響,可能正是基于這種考慮曠視放棄了港股上市。”有北京地區資深投行人士稱。

  香港一戰失利,管理層旋即釋放出經營穩健的樂觀信號意圖穩定市場猜測。

  2020年7月29日,曠視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印奇曾公開表示,從2019年到2020年,國際環境變化很大,現在公司現金流很充裕,上市已經不是曠視科技特別急需的事情。

  “香港上市需要一個合適的時間點,IPO之后,曠視科技希望股價能夠穩定,而不是有很大的波動。”印奇稱。

  盡管印奇心態淡定,但曠視科技的經營情況并不如印奇描述的那般樂觀。虧損幅度逐年擴大,經營性現金流持續為負,顯示了AI行業造血能力仍然疲弱。

  公司招股書顯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68億元、-7.47億元、-15.91億元及-8.18億元。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均為負值,且規模逐步擴大。

  曠視科技將現金流量持續為負的原因歸咎于較高的研發投入和市場開拓投入,以及公司人力成本的增加。按照招股書的說法,未來隨著公司業務規模的不斷擴大,基于上述原因,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預計將持續為負值。

  持續為負的現金流量也展現了曠視科技“燒錢”的現狀。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曠視科技分別虧損7.74億元、28億元、66.39億元、28.46億元,近四年合計虧損超130億元。值得一提的是,曠視科技主營業務毛利率也存在著較大幅度的變動,近4年內毛利率一直在40%-60%的區間中變動。

  對此,曠視科技方面解釋稱,由于在消費物聯網、城市物聯網等領域的研發、產品市場拓展仍保持較大投入規模,“公司未來一定期間可能無法盈利,累計未彌補虧損將持續存在,無法進行利潤分配。”

  “公司毛利率變化幅度較大,主要是所服務的不同行業不同項目的客戶結構不一導致。”有了解曠視科技的國內券商電子分析師表示。

  不過,即便面臨如此的經營壓力,曠視科技研發投入依然高居不下。2017年-2019年,公司研發投入從2.02億元攀升至10.35億元,占總營收的比例也從66.50%上漲至82.15%。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研發投入再次達到7.46億元,甚至高過公司當期營收7.16億元。

  目前,已披露招股書的依圖科技和云從科技近年來也均處于虧損狀態,但由于體量原因,曠視科技虧損程度較上述兩家企業更為明顯。

  “國內的AI企業目前商業變現能力依然較差,但發展前景還是比較樂觀。好消息是曠視科技受到芯片卡脖子的影響較小,公司后端用于訓練和云端算法的服務器采用的是美國芯片,科技含量并不高,容易買到。而前端的AI芯片可以自研,可替代的選擇也比較多。”上述電子分析師稱。

  “另外,美國商務部‘實體清單’的影響對公司也不直接。據我了解曠視科技海外采購的量并沒有很大,而計算機視覺的技術在全球范圍都已比較公開且成熟,技術輸入的需求較小”。該分析稱。

  兩版招股書關鍵財務數據矛盾待解

  除短期內業績扭虧為盈無望的影響外,曠視科技想要實現上市,或還需要對公司兩版招股書關鍵財務數據不一致的問題進行解釋。

  在2019年申報港股上市的招股書中,2017年及2018年公司營收分別為3.13億元和14.27億元(單位為人民幣,下同)。而在申報科創板上市的招股書中,公司當期營收卻變成了3.04億元和8.54億元。另外,2018年港股招股書中曠視科技披露的毛利為9.3億元,A股招股書中的相應數據則直接減少了4億元。

  營收及毛利在兩版招股書中的差距源于主營業務的收入統計。以2018年曠視科技“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業務為例,公司港股招股書該項業務2018年實現營收10.57億元,占到總收入的74.1%;科創板招股書中,2018年該業務實現營業收入5.43億元,占比63.56%。僅此一項,公司最新披露的營收就較原有數據減少了一半。

  “供應鏈物聯網解決方案”上,2018年該項業務為貢獻曠視科技營收9974萬元。至科創板招股書中,貢獻收入則降至4616萬元。

  除上述關鍵財務數據外,在貨幣資金、應收票據及應收款項、存貨等指標上,曠視科技兩版招股說明書也出現了“數據打架”的情況。

  其中科創板招股書中,曠視科技2018年應收票據及應收款項較港股說明書減少了4.5億元;2018年存貨較港股說明書增加了0.89億元,其余數據差距較小。

  “內地與香港會計規則不太一致,會計處理會有差異,H股回A上市的企業多數均存在數據不一致的問題。”有國內頭部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但有國內負責上市業務的注冊會計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雖然香港更接近澳洲與新加坡的會計準則,但內地與香港的會計準則均貼近于國際財務報告準則(IFRS)。“財務數據上存在差異很正常,但5億的差距還是過大了,可能是收入確認方法發生了改變”。

  曠視科技也在招股書中披露,公司于2020年1月1日起執行財政部于2017年修訂的《企業會計準則第14號—收入》。

  “新收入準則出來后,不排除相關營收會受到總額法、凈額法的影響,但一般采用凈額法后公司的毛利率應該會有較大幅度的提升,和曠視科技的情況并不相同。”上述注冊會計師稱。

  “IPO過程中,只要出現過與招股書披露的重要財務數據不一致的情況,基本都需要被核查。兩版招股書關鍵財務數據不一,一定會被交易所拿來問詢。”上述頭部券商投行人士表示,目前科創板也要求發行人及中介機構在申報材料時提交自查表,“自查表中也應當對財務數據不一的問題進行說明,只是投資者看不到,還需要企業給一個解釋”。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