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上市:千億美元估值難題待解?

  滴滴或許好事將近了。

  近日,關于滴滴上市的傳聞節奏突然提速。3月24日,有媒體報道,滴滴出行傾向于選擇美國上市(IPO)而非中國香港,預期估值1000億美元。另有消息稱,滴滴出行考慮在美國上市后,于香港二次上市。

  而就在3月19日,有消息稱滴滴可能在今年第二季度交表、三季度在港交所完成上市,目標估值超過600億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滴滴最新的IPO傳聞中,上市地點調整至美國,估值也從此前的600億美元大幅提升至1000億美元,甚至超出了“網約車鼻祖”優步當前976.8億美元的最新市值。

  在剛剛傳出600億至800億美元數字時,業內便有爭議稱,滴滴能否撐起這一估值。如今短時間內,滴滴傳聞的估值一躍而至1000億美元,更是令人不禁就此發問。

  有觀點認為,滴滴自去年開始進行的多元化拓展,其實目的正是為了增加估值想象力。不過顯而易見,多元化拓展需要投入,并且諸如社區團購等邊界邏輯與出行邏輯完全不同,滴滴何以勝任有待斟酌。

  另一些業內人士則認為,滴滴核心業務本身便具備高估值的發展前景。“從大方向而言,多元化目前只是一個點綴,”艾媒咨詢CEO張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我認為滴滴比優步更值錢的地方在于滴滴的主戰場在中國,擁有足夠大的市場空間,這個足夠大的市場空間本身,也為滴滴未來的業績和成長提供了無限的想象空間。”

  不過,也有投行高層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相關估值需要根據具體的財務數據來判斷,“滴滴后續披露招股材料后,可進行更具體的解讀。”

  千億美元估值?

  近一年來,滴滴頻頻傳出上市的消息。

  2020年7月和10月,已分別有兩次關于滴滴出行的IPO猜測。不同媒體報道稱,滴滴出行考慮最早于2021年上半年在香港上市,IPO時估值將超過600億美元。

  今年1月,再度有消息傳出,滴滴計劃于2021年上市,上市地點或選擇香港,目標估值約為600億-800億美元,且正與包括高盛、摩根大通在內的投行接洽。

  不過如今,滴滴上市的最新消息調整為赴美上市、估值1000億美元。

  “1000億美元是不是有點高?都趕上剛剛二次上市的百度了。”數位投資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疑惑道,“更何況現在大盤行情不振,千億美元感覺實現的難度較大。”

  誠然,從滴滴角度而言,自然希望估值越高越好。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如今已經第9個年頭了。21世紀經濟報道梳理發現,滴滴自成立至今已完成21次融資,已公布的融資額超過200億美元。投資人砸入的都是真金白銀,自然有退出需求。

  事實上,早在滴滴近來傳出上市消息之前,已有滴滴投資人轉讓股權的動作。2020年7月,阿里拍賣網站上有名為“全球領先的網約車出行平臺公司股權”的項目將被拍賣,起拍價為9200萬元,拍賣的股權為A-x輪優先股。盡管之后該拍賣項目撤銷,但也從側面反映出部分投資人的退出心理。

  不過怎樣的估值是合理的仍待商榷。從歷史信息來看,滴滴2019年的估值應該停留在400億美元至550億美元之間。

  2019年7月,滴滴出行13.75萬股股份于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轉讓,公司整體估值為550億美元(約合3892.35億元人民幣),該股權轉讓出售價按照整體估值475.44億美元進行(約合3364.69億元人民幣)。

  2019年10月,據媒體報道稱,滴滴部分股東開始尋求把自己手中的股權變現,其中有兩位中國和美國的滴滴原始股東擬出售股份,分別按400億美元和430億美元的估值叫價。

  “我們認為目前滴滴要達成這樣的估值還是有挑戰的,市值超過優步存在一定的難度。”一位投資界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和優步一樣,從整體而言滴滴仍處于虧損狀態,這兩年來滴滴也出現了早期風險投資人急于出售滴滴股權的情況,同時在當前的競爭格局下,市場也可能出現變數,并且滴滴還可能面臨一定的政策風險,因此其高估值的實現可能存在相當挑戰。

  不過在張毅看來,滴滴如果能夠把握住“衣食住行”中的出行剛需,通過建立全國一張網后,發揮出傳統城市交通難以滿足用戶個性需求的獨特價值,便有可能實現估值的飛躍。

  “我不認為滴滴比優步要差勁,盡管它的國際化程度沒有后者高,但從整體服務而言,個人認為滴滴優于優步,所以我認為滴滴擁有自己的實力與機會。”張毅指出。

  滴滴的故事

  從滴滴過去一年來的種種動作而言,顯而易見也是在為上市鋪路。

  早在2018年,便已開始傳出滴滴即將上市的消息,甚至彼時,有投行給出高達2200億美元的估值。不過同年,滴滴平臺連續發生惡性事件,引發輿論聲討。上市一事就此擱淺。

  2019年,滴滴在做好過冬準備之后,“All in安全”了一年時間,發布了40多項安全措施,甚至公布了一份囊括96項條款、19項安全制度的《滴滴網約車安全標準》,這也是業內首個安全標準。

  經過了一年的安全整改,2020年滴滴開始重提發展。當年4月,滴滴召開內部2020年度戰略會,滴滴出行CEO程維在公司戰略會上公布了未來3年的戰略目標——“0188”:安全是滴滴發展的基石,沒有安全一切歸0;3年內實現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國內全出行滲透率8%;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

  與此幾乎同時,滴滴出行總裁柳青開始在向外界釋放信號:核心業務已經盈利。所謂核心業務,主要是指網約車相關。

  此外,為了沖刺服務單及用戶量的三年目標,滴滴開始大力進行多元化拓展,以增加用戶黏性。如今除網約車之外,滴滴已拓展出包括單車、跑腿、貨運、社區團購等業務,傳統網約車業務也衍生出包括青菜拼車、花小豬等細分需求的業務。

  不過,在這些新興業務之中,也有不少存在爭議。“社區團購并不是說只要投入就一定能夠做成的,背后涉及到復雜的商品乃至生鮮供應鏈,需要企業有較高的把控能力。”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一位關注社區團購的企業戰略層人士直言道,“目前感覺滴滴做這塊更多是為了估值,未來還有待時間的驗證。”

  當然,也有投資界人士認為,滴滴作為出行服務商,利用出行數據開展周邊業務也是順理成章,“隨著規模不斷擴張,擴大的滴滴身價也會水漲船高,值得長期看好。”但該人士也同步認為,擴張的前提是主業在持續競爭下獲得盈利甚至較高額的盈利,“否則周邊業務很難做大做好。”

  張毅同樣認為,盡管“0188”的戰略目標為滴滴的多元化提出了布局,但至少上市前后,滴滴的主要價值仍舊是圍繞出行本身,投資人對滴滴的認知與訴求同樣集中于此。

  “布局其他產品對于滴滴支撐更大價值、服務好用戶的平臺化體系更有故事可講,但滴滴在本業上做出業績與利潤,做出更好的財務數據,進而橫向布局多元化,相應的故事才會更加性感。”張毅指出。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