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GDP套上生態指數韁繩:深圳發布GEP核算制度體系 將成為碳達峰、碳中和重要抓手

  在GDP指標之外,深圳還將建立一套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ross Ecosystem Product,簡稱GEP)指標核算體系。

  3月23日,深圳市政府新聞辦召開發布會,專門介紹深圳市GEP核算“1+3”制度體系相關情況。

  GDP與GEP的縮寫僅有一個字母之差,二者有何不同?

  GDP衡量的是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狀況和發展水平,也是國民經濟核算的核心指標;而GEP衡量的是一個地區在一定時間內,生態系統為人類產生的最終惠宜的經濟價值,主要包括生態系統提供的物質產品價值、調節服務價值和文化服務價值三個方面。

  深圳發改委副主任余璟介紹,GEP核算體系有效彌補了GDP核算未能衡量自然資源消耗和生態環境破壞的缺陷,將無價的生態系統各類功能“有價化”來核算“生態賬”,讓人們更加直觀地認識生態系統的價值,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主動參與到生態環境保護之中。

  在中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新階段時,如何建立一套高質量發展的考核指標體系也變得尤為重要。在受訪人士看來,GEP是在此前綠色GDP、自然資源資產評估等工作基礎上的創新和深化。深圳此番探索實施GDP和GEP雙核算雙提升,正體現了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保護的新發展理念。

  今年6月力爭發布2020年核算結果

  2020年9月,內蒙古自治區曾發布生態產品總值核算結果,2015年到2019年,內蒙古GEP總值從3.94萬億元增長到4.48萬億元,增長了13.75%。

  相比之下,2019年內蒙古GDP為1.72萬億元。有專家表示,從核算結果總量上看,2019年內蒙古GEP是GDP的2.6倍,充分說明內蒙古的生態功能遠遠大于生產功能。

  2020年,浙江也發布了省級“GEP核算標準”。

  而根據上述發布會傳遞出來的信息,深圳是全國第一個建立生態系統生產總值核算制度體系的城市。

  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歐陽志云在發布會上介紹,深圳和其他以森林、草地為主的地區不一樣,我們提出了面向“人居環境”的思路和特點,加入了城市特征的指標,如自然空間噪聲削減價值、文化和旅游價值,以及居民健康價值等指標。

  目前,深圳已經建立了一套“1+3”GEP核算制度體系,包括GEP核算實施方案統領、地方標準、報表制度和自動核算平臺。其中,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近日發布了《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核算技術規范》。

  深圳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張亞立在發布會上介紹,這項技術規范確立了GEP核算兩級指標體系,以及每項指標的技術參數和核算方法。一級指標有3項,分別為物質產品、調節服務和文化旅游服務;二級指標16個,包括農林牧漁產品、調節氣候、涵養水源、凈化空氣、旅游休閑服務等等。

  “這個技術規范與聯合國統計局的生態系統核算(SEEA-EA)技術指南和國家GEP核算標準相互銜接,是我國首個高度城市化地區的GEP核算技術規范。”張亞立表示。

  深圳市場監管局副局長李軍介紹,標準將指導全市各區加快推進GEP核算及應用工作,重點推進GEP核算成果進監測、進規劃、進考核、進決策,更好地發揮標準的引領作用。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銀湖新能源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由于各地的自然資源稟賦不同,GEP的縱向評價價值可能要大于橫向比較。深圳每年對外公布GEP數值后,本身就具備了一定的考核意義,并且可以引導和推動全社會更多關注自然資源資產價值。

  而不同于GDP按季度核算、公布的頻率,深圳GEP將主要進行年度核算,因為技術資料獲取等方面的因素,目前季度核算尚有難度。

  據了解,深圳將力爭在今年6月5日“世界環境日”發布2020年的GEP核算結果。

  張亞立還介紹,深圳還將開展各區和新區的GEP核算,探索開展重點片區和重點項目核算試點,包括海綿城市、碧道建設、重大生態修復工程實施等對深圳GEP的影響。

  以GDP增長為目標、以GEP增長為底線

  事實上,在探索生態文明考核與城市生態管理方面,深圳一直走在全國前列。

  早在2005年,深圳就出臺了《基本生態控制線管理規定》,明確提出基本生態控制線范圍內的土地面積為974平方公里,占了全市總面積(不含深汕特別合作區)的接近一半。

  深圳原副市長、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教授唐杰曾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有的人提出,為什么深圳要劃出一半的范圍不能開發?但假如都開發了,深圳能有今天的環境嗎?在特大城市中,深圳是空氣質量最好的,經常與三亞、拉薩的排名不相上下。

  而事實證明,在保持優良生態環境的同時,深圳的經濟增長表現也有目共睹,成為了著名的高科技之城。

  此外,據張亞立介紹,從2017年起,深圳在全國率先綜合采用遙感、地面調查、模型分析等方法,探索城市生態狀況調查評估的技術方案,在全國率先開展高密度城市尺度地面調查,摸清了全市的生態家底,這個調查評估也為GEP核算打下了基礎,是GEP核算的重要數據來源。

  深圳GEP核算工作也得到了中央的支持。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發布,其中提出,探索實施生態系統服務價值核算制度。

  2020年,中辦、國辦印發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再度強調“擴大生態系統服務價值核算范圍”。

  早在2014年,深圳就以鹽田區為試點,在國內率先開展城市GEP核算,首次提出并建立了GDP和GEP雙核算雙運行雙提升的工作機制。

  此次將GEP核算范圍擴大至全市,稱得上是深圳又一次在生態文明考核與城市生態管理方面的探索。

  余璟表示,實施GEP核算是實現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有力抓手,城市GEP核算將為GDP勒上生態指數的韁繩,形成以GDP增長為目標、以GEP增長為底線的政績觀,是推動高質量增長,促使政府不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發展經濟、政府決策不偏離可持續發展道路的重要手段。

  當前,中國已經向世界作出了碳達峰、碳中和的承諾,降碳也成為了“十四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的總抓手。余璟還指出,深圳建立GEP核算體系,是以先行示范標準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抓手。

  而作為先行示范區,深圳還將進一步總結提煉GEP核算的做法和經驗,爭取能夠推廣深圳試點應用經驗。

  劉宇則向記者表示,深圳作為超大型城市,生態環境具有獨特性,下一步全國要推廣GEP核算,還可以選取不同類型具有代表性的城市、鄉村,擴大試點,積累經驗,然后再考慮更大范圍的推廣。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