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禮貸警示:須警惕金融機構以創新為名的短期投機行為

  近日,九江銀行推出彩禮貸的新聞得到了普遍關注。民法典規定“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所以彩禮貸與民法典及婚姻法的婚姻自由平等的價值導向相悖,也違背政府關于移風易俗的政策導向。因該行表示并無這一貸款類別,因此此舉也涉嫌虛假宣傳。3月18日該銀行在其官方微博發表致歉聲明稱,已對直接責任人給予停職處理,對由此暴露出來的合規意識和內控管理方面的問題,將持續嚴查整改,規范金融營銷行為。

  婚姻中在雙方家庭自愿同意的前提下,一方收取一定的彩禮屬于社會習俗,是社會中的正常現象,無可厚非。但現實情況是一些地區收取高額彩禮成為婚姻的前提條件,這種潛規則一旦固化就可能影響年輕人的婚姻自由,助長將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交易化的風氣,可能造成社會性的不良后果。假如允許金融機構推出和宣傳彩禮貸,就會進一步為這種風氣推波助瀾。

  當然也有一種聲音認為,只要存在資金需求,金融機構便可以量體裁衣地創造出相應的金融產品。然而問題的關鍵是,根據一般金融規律,貸款應該流入能產生未來收益的生產性用途,方能確保貸款的償還,同時產生促進社會生產和經濟增長的正向效果,而彩禮貸并不具有這樣的性質。結婚彩禮雖然需求巨大,但違約風險極高,因為貸款對象并非企業,所以擔保等風險控制機制也難以設計,因此,若放任此種貸款或者可能給金融機構帶來風險,或者可能誘導金融機構以所謂彩禮貸的名義提供消費貸,助長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盲目超前消費的風氣,導致其背負沉重的債務負擔,這一過程中也可能存在侵犯金融消費者權益的隱患。

  彩禮貸這次因站到輿論的風口浪尖而很快得到糾正,但這很可能只是消費貸亂象的冰山一角,因為除此之外,所謂的“二胎貸”“美容貸”“墓地貸”等奇葩貸款一直廣泛存在。金融機構出現這種情況很容易被聚焦,但也許還有一些小額貸款平臺處在輿論聚光燈之外,也處在法律和監管上的灰色地帶,更具隱蔽性,不良影響也更大更廣泛。從這個意義上說,這次事件是一個提醒,不能因為該具體機構已經道歉整改就放松對一般性的消費貸亂象的警惕,而應加強監管及風險預警機制建設,積極采取各種措施,促使金融機構、社會和金融消費者一同構建風險防范共同體。

  在新冠疫情防控常態化的背景之下,進一步大力發展消費貸,以發揮消費對于經濟增長的良性效果,無可厚非。但與此同時也應治理消費貸亂象,這二者并不矛盾而是相輔相成。支持消費并不意味著要幫助任何形式的消費,非理性的消費絕不在鼓勵之列,相反應當通過良性的消費貸機制,來引導金融消費者不斷提升風險認知能力,配合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目標。消費貸應當支持那些理性的、能帶來未來生產能力提升的消費,目前應考慮的是如何設計監管機制、審核甄別機制和貸款風險管控機制。只有對彩禮貸等奇葩貸款明確無誤地說不,才能引導社會形成正確的觀念導向。

  這提醒我們必須注意金融機構的短期投機行為。鼓勵金融機構在消費金融方面發力、大力發展普惠金融等,都是政府支持的政策導向,然而并不意味著金融機構應該只看資金需求,只看能不能增加放貸、增多業務,而不考慮風險及貸款的社會效果。一些金融機構也許對這些政策的理解有偏差,在思想上存在偷懶傾向,不加甄別地向非理性消費行為提供貸款,還美其名曰“業務創新”,這種不以深思熟慮為基礎的所謂“創新”,其實是有很大危害的短期投機行為。

  固然考慮到中小銀行所面臨的競爭激烈的現實情況,我們應當鼓勵其另辟蹊徑,發揮自身優勢尋求滿足特殊性的金融需求,發掘自己的獨特市場。但這絕不意味著對其投機行為就應有更大的容忍度。中小銀行只有克服懶惰傾向,扎扎實實地分析研究市場,將其資金與真正具有生產性的資金需求對接起來,才能發揮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作用,同時得到全社會的認可和支持。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