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前瞻:考核或近期開啟 釋放流動性規模相對有限

  自2017年央行將小微、“三農”的定向降準政策優化為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以來,我國逐步完善并形成“三檔兩優”的存款準備金制度框架。目前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已進行了三次,分別為2018年1月25日、2019年1月25日、2020年3月16日。

  由于近期地方債將迎來發行高峰、繳稅導致資金流出銀行體系,4月流動性可能呈現緊張的態勢,市場預計央行可能近期進行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向市場投放長期流動性。鑒于此前多數銀行已經達到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標準的第二檔,進一步下調準備金率的銀行家數不多,因此預計今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釋放的流動性并不多。

  光大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峰表示,預計2021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將于3月底或4月初落地,但釋放的資金規模相對有限,在500億-1000億之間。

  釋放流動性有限

  人民銀行自2018年起進行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年度考核。所謂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是指央行為支持金融機構發展普惠金融業務而對符合考核標準的商業銀行實行的準備金優惠政策,隸屬于“三檔兩優”準備金制度框架。

  所謂“三檔”,即對大型銀行(六大國有銀行),實行高一些的存款準備金率,體現防范系統性風險和維護金融穩定的要求;對中型銀行(股份行、城商行、非縣域農商行、外資銀行)實行較低一檔的存款準備金率;對服務縣域的銀行實行較低的存款準備金率。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屬于“兩優”之一。

  具體而言,大型和中型銀行達到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考核標準的,可享受0.5個或1.5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優惠。如某大中型銀行上年普惠金融領域的貸款增量占比達到1.5%或余額占比達到1.5%,則下一年法定存準率可在正常標準上下調0.5個百分點(第一檔);如增量或余額占比達到10%,則可下調1.5個百分點(第二檔)。

  回顧來看,央行2018年1月25日首度開展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釋放流動性3000億;2019年則是1月25日考核,釋放流動性2500億。2020年則是3月16日考核。

  在監管要求下,2019年大中型銀行加大了普惠小微貸款投放,一些達標銀行由原來沒有準備金率優惠變為得到0.5個百分點準備金率優惠,另一些銀行由原來得到0.5個百分點優惠變為得到1.5個百分點優惠,2020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釋放流動性達4000億,規模為歷年最高。

  中金公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文朗表示,預計2021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動態考核或在近期啟動,但由于多數銀行已經達到普惠金融定向降準的第二檔,進一步下調準備金率的家數不多,因此釋放的中長期流動性較為有限。

  據王一峰測算,經過監管部門過去三年持續引導,大部分大中型銀行均已滿足普惠金融定向降準第二檔要求,享受1.5個百分點的降準優惠,預計2021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將于3月底或4月初落地,但釋放的資金規模相對有限,規模在500億-1000億之間。

  據記者梳理,歷年普惠金融動態考核落地時間基本與某旬繳準期重合。現行準備金管理體制下,繳準時間為每月5日、15日、25日,遇假日順延。據此推測,今年可能進行考核的最近的兩個時間點為3月25日、4月6日。

  央行數據顯示,經過2018年以來的多次降準,目前我國金融機構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9.4%,較2018年年初下降5.2個百分點。其中大型銀行、中型銀行、小型銀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分別為11%、9%、6%。從我國歷史以及發展中國家情況看,小型銀行6%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是比較低的水平。

  4月份地方債發行將放量

  “目前資金面寬松的核心原因在于財政存款投放,但顯然不可持續,進入4、5月后繳稅規模開始增大,專項債發行提速也會帶來財政存款上收,考慮繳準和公開市場到期等因素后預計4月基礎貨幣的缺口在7000億左右。”華泰證券研究所副所長張繼強表示,“如此大規模的缺口不能只靠MLF來補充,央行可能會考慮擇機進行普惠金融定向降準。”

  從近期市場利率看,銀行間市場資金面呈現寬松的態勢。Wind數據顯示,3月24日DR001、DR007報價分別為1.84%、1.94%,相比上一交易日下跌12BP、15BP,其中DR007低于7天逆回購政策利率31BP。央行公告稱,為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3月24日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1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當日100億元逆回購到期,意味著當日央行零投放。

  “今日(3月24日)資金面寬松依舊,跨月資金價格亦持續走低。大行股份行積極融出各期限資金,月內需求清淡。”上海某國有大行債券交易員表示,“雖然季末時點但資金面整體壓力有限,非銀機構跨季資金拆借難度也不大,可能財政投放比較多。”

  Wind數據顯示,未來一周(3月25-31日)有500億逆回購到期,4月到期流動性1561億,其中MLF到期1000億,TMLF到期561億。雖然到期規模不大,但市場認為4月流動性缺口較大:一是4月為傳統繳稅大月,流動性大量流向國庫;二是地方債可能迎來發行高峰。

  中國債券信息網信息顯示,湖北省擬于3月25日招標發行150億新增專項債,主要投向棚改、鐵路、醫院建設、軌道交通等基礎設施領域。這意味著2021年新增專項債發行拉開序幕,后續將有更多省份加入發行之列,4月份地方債發行規模將明顯放量。

  王一峰稱,基于2018-2020年國債與地方債每月發行節奏測算,預計4-5月份政府債券凈融資規模約1.34萬億,供給壓力較大。

  “如果央行進行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可能會相應削減MLF、逆回購的投放量,以實現資金面的平衡,政策效果對流動性的影響接近中性。因而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可能帶來情緒上的短時間改善,利率下行行情預計較為短暫。”前述滬上國有大行債券交易員稱。

  Wind數據顯示,3月24日銀行間主要利率債收益率明顯下行,10年期國開活躍券200215收益率下行2.75BP報3.62%,10年期國債活躍券200016收益率下行1.75BP報3.19%,均創近兩個月新低。

久草在线最新免费播放